博盈彩票网|平台官网

这是我对你的交代而这匹马就是我送与你的战利

 只见这时候的顾峥,将手中的长枪,往身侧一夹,后背的弯弓并不曾解下,取到前端,拿到手中。
 
    反倒就背负在自己的背后,凭着感觉从另一侧的箭篓之中抽出一支羽箭,将身子侧向前方,直接反手在背后弯弓搭箭,全凭着长年累月的练习所培养的手感,发出了那出其不意的一箭。
 
    这一箭,带着破空的狰狞,以及凌冽的肃杀,直奔吕布那转身回撤时的后脑而去。
 
    若是这一箭射到了实处,那么这位人中吕布,就会身死当场,做顾峥手下的又一个之名的亡魂了。
 
    但是吕奉先,毕竟是异于常人。
 
    他耳朵一抖,心知大事不妙,就丝毫不顾及自己形象的朝着马背上一趴,唯恐躲避不及的就从赤兔马的身上滚了下来。
 
    就在顾峥一击未中,准备抽抢,再次朝着他的后心刺过去的时候,那位已经半跌落在了地上的吕奉先,却是将马缰绳一撤,一个懒驴打滚,朝着前方一个趟地前滚翻之后,就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阵营跑了回去。
 
    这速度那叫一个快。
 
    不但让顾峥的二次出击刺了一个空不算。
 
    待到顾峥收回枪势,握住缰绳,拨转马头准备追击的时候,他面前只剩下一阵滚滚黄烟,那吕布早就跑的没影没踪了。
 
    至于那烟尘为何如此的大?
 
    这就不得不说一下吕奉先的绝学,后撩蹬腿,也就是狗刨式逃窜大发了。
 
    不但能够刨出干扰敌人视线的尘雾,还能利用后踢的反作用力,跑的更加的省时省力。
 
    见到于此,失去了目标的顾峥却是半分的沮丧也无,他哈哈一笑,就用自家那反射着灿烂的光芒的枪尖儿朝着赤兔马的方向一挑,就将这匹宝马的缰绳给挑到了手中。
 
    这匹本来还打算扎刺的红马,在顾峥一眼睛瞪过去之后,就十分乖巧的随着顾峥的牵引,哒哒哒的尾随而去了。
 
    直到这个时候,会盟军的方面才确认,他们此次对阵虎牢关的最大的难关,总算是解决了。
 
    吴郡顾氏,顾元肃,一战成名。
 
    那么问题来了。
 
    打生打死的分出了胜负之后,大家接下来应该做什么?
 
    这还用问吗?
 
    点齐兵马,趁着对方被打的屁滚尿流,心神不定的时刻里,乘胜追击,直接强攻虎牢关啊!
 
    一时间,会盟军十多路诸侯,那是嗷嗷叫着就冲杀了过去。
 
    己方阵营之中那是乱成了一锅粥啊。
 
    就连袁绍这个所谓的盟主,现在也管不了什么卵用了,一个两个的,就想着争夺功劳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己方也乱是敌方也乱的时候,最大功劳的创造者顾峥顾有才去干吗了?
 
    呵呵,他优哉游哉的从刘关张的三人身边擦肩而过,在路过刘备的身侧的时候,一拍对方的肩膀,如同对待小弟一般的说了一句:“不用谢我……”说完,也知道自己再待下去会挨打,就忙不迭的朝着后军驻扎的所在地赶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嘿!我这暴脾气!二哥别拦我,我今儿个跟这小子没完!”
 
    张白脸哇呀呀的叫唤着,就打算与顾峥大战三百回合。
 
    可谁成想,顾峥侧身而过了之后,那马跑的是飞快。
 
    在经过一众打算上前与其寒暄一下拉点关系的会盟军的诸人的时候,都没有放慢半分的脚步。
 
    而他的目标也是十分的明确,直奔着貂蝉的所在地而去。
 
    他就这样一人两马,旁若无人,眼中只剩下了那个高台之上,裙摆飞扬的女郎。
 
    “貂蝉!我回来了!”
 
    “这是我对你的交代,而这匹马就是我送与你的战利品,定情信物有些寒酸,你可莫要嫌弃。”
 
    正巧,回转臊眉耷眼的路过顾峥身边的关羽听到了:……
 
    这你还说是粗鄙之物,你不要给我啊!我长得也挺俊的!
 
    当然了,高台上的貂蝉怎么会嫌弃?
 
在这一刻,无论是他还是她都希望这一刻是天长地久。
 
    可惜,现如今的状况由不得任何人在这里儿女情长。
 
    以大局为重的貂蝉,只不过贴了半刻,就半推着顾峥的铠甲,将身子脱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。
 
    为了缓解突兀离开的尴尬,貂蝉还十分配合的抽了抽她颇为秀气的鼻子:“咦,一股子汗臭味,若是战后无事,我帮你浣衣吧。”
 
    “前一阵刚为你裁制了一身新的里衣,从你惯用的绣娘那拿到的型号,也不知道你穿上合不合身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这些话语的顾峥,心中就是一暖,他嬉皮笑脸的用自己的手指刮了一下貂蝉的鼻子,笑盈盈的回到:“不着急,等我们成婚之后,为夫天天光着让你丈量尺寸。”
 
    “一次不合适就再量一次,咱们以后日日量,夜夜量,一天量它个三四回,不不不,三四回还是要看情况而定的。”
 
    “总之,定让娘子量满意了才是啊!”
 
    这话说得,一下子就让顾峥怀中尚未挣脱出来的貂蝉,那是红透了脸庞。
 

相关阅读